第177章 僚机2

小八的海带 / 著点赞 0踩踩 0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

原本就不算吵闹的周围,在郑微微的那句‘不要随便找个参照物,就堕落的心安理得’之后,瞬间变得更加安静。
    那些装作在打电话或是放松的男人,皆是重新踏上了自己的征程。
    岸边只剩下郑微微和莫沫她们四个人,还有零星的路人。
    向阳还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,虽然不会影响自己对郑子凌的印象,可眼下的这种见面,着实挺尴尬的。要不是莫沫用眼神示意自己,她对这个郑微微有极大的兴趣,向阳早就回家了。
    莫沫悄悄的给向阳打了个暗号,示意她再稍等片刻。不需要再解释什么,向阳就知道,这个郑微微差不多又逃不过莫沫的手心了。
    “姐,我觉得你下次说话的时候还是注意点场合,万一刚才那些人有一个脾气不好再加上没有说很么素质的,你怎么办?”郑子凌有些担忧的说道。
    很多事情都是害怕事后复盘的,而且还是越想越后怕的那种。毕竟自己姐姐刚才那句话怎么都觉得有些太刺激人了,若是有人率先站出来,肯定会群起而攻之。
    郑子凌有些难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姐姐,不知道她在国外的这段时间是怎么安然无恙的活下来的。
    “这不是还有你吗?”
    郑微微像是看待白痴一样看着自己的弟弟 ,实在不知道这样的时刻,尤其是当着他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,他是怎么问出这样智障的话的。
    郑子凌的眉头翘了翘,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的姐姐解释双拳难敌四手这件事,不过注意到郑微微流露出的眼神,郑子凌也放弃了想要解释的念头。
    对远处打了一个手势,不久之后就有一个小规模的车队出现在众人的眼前。
    有人给郑微微送来了风衣。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觉得穿着有汗的衣服跟你们说话不太礼貌。”
    郑微微解释了一下,不过真正让她觉得不好意思的是,连郑子凌这个蠢货都没有出汗,自己运动这么一会就大汗淋漓,在外人的面前还是有些丢脸的。
    穿上了风衣,郑微微的自信也算是恢复了一些。
    “向阳你也不用紧张,我今天就是看到我这个弟弟毫无进展有些着急。”
    不能让气氛冷场,可几次给郑子凌暗示,这臭小子都好像是看不懂一样。
    听说他在宾至如归要打人的时候表现挺不错的,怎么在自己面前就像是一个小绵羊了呢?郑微微有些不解的想着。
    “喜不喜欢都没有关系,就像温柔有趣不必太激烈,三餐四季不必太匆忙,可能我这个傻弟弟有一生的时间和你浪费。”
    说完郑微微就准备带着郑子凌告辞,后者有些恋恋不舍,不过在气势上却是没有办法跟自己的姐姐抗衡。
    “郑小姐还是单身吧?”
    郑子凌被迫上车的时候,莫沫的声音似乎让置身在荒漠中的郑子凌看到绿洲。
    脸上的肌­肉­逐渐舒展,即使不能救命,至少能暂时的延续生机也是好的,郑子凌发现自己就是想要多看一会向阳,即使她可能喜欢那个叫凌云的多一点。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    郑微微微笑着的看向莫沫,她也觉得自己一个单身教弟弟有些别扭,可是自己老爹那套标准的渣男理论,郑微微怎么都看不惯,最后只能亲自­操­刀上阵。
    所以面对莫沫的提问,郑微微只能装作自己很淡定的样子。
    “没什么问题,就是想告诉你,为什么还是单身的原因,你想这知道吗?”
    莫沫靠在郑微微的红­色­跑车上 ,一双剔透的星眸,似笑非笑的看着郑微微。
    郑微微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,不过在听到莫沫的那句“因为你这样女人就应该是被我征服的”之后,郑微微直接面无表情的回到了自己的车上。
    莫沫回到向阳的身边,就像是赢了某场战争的胜利者。
    “向阳,苦海无涯回头是我啊!”
    在郑微微眼神的催促下,郑子凌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,抓紧时间跟向阳说了一句,也不知道向阳能不能听懂,毕竟有时候郑子凌也不知道自己所说的话想要表达什么样的意思。
    坐上车,简单的告别都没有完成,郑子凌的视网膜内最后的景象是一脸懵懂的向阳,和笑容不怀好意的莫沫。
    “别看了,再看眼睛都要掉出来了!”
    坐在车上,郑微微没有好气的说了一句。
    陪自己的弟弟追女生,结果反被一个女人给调戏了,这算是什么事!
    现在想着莫沫看向自己的眼神,怎么回忆都好像是带有侵略­性­的,让郑微微不由得有些扭捏自己的身体。
    郑子凌有些失落的回过头,就像是丢了玩具的孩子。
    “要不我劝你还是放弃吧!”
    想着自己老弟在别处的混不吝,再看看他在向阳面前的拘谨,以后就算是侥幸成功了也肯定是个怕老婆的货!
    “小屁孩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喜欢!”
    给完一个有建设­性­的建议之后,郑微微还不忘狠狠地补上一刀。
    “你不懂什么是喜欢,不代表我不懂,你是因为太优秀,所以被剩下了,咱们姐弟两个之间啊!差着眼光和境界呢!”
    郑子凌靠在座椅上,看到郑微微那求教的眼神,优哉游哉的说继续开口说道。
    “喜欢呀!是清风,是朝露,是脸颊上的羞红,是千万人里再也装不下其他人。”
    郑子凌的声音轻松,听着倒像是某些专家一样。
    悄悄的看了郑微微一眼,郑子凌很庆幸自己即使的遏制住了后面的话,不然真有可能被自己的姐姐给一脚踢下车。
    “说的倒像是那么回事,那么你怎么没有成功?还是说那个叫向阳的小姑娘压根就不喜欢你!”
    对于拆台这件事,兄弟之间的愉快远不及骨­肉­至亲之间来的欢乐。
    “她啊!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喜欢!这点可能跟你一样!”
    郑子凌叹息了一声。
    “她啊!大抵就是陈年清酿,四月微风,七月急雨,词不达意的温柔,我的心上人,天上月。”
    叹息过后,郑子凌也不知道这样一段话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,顺道着给念了出来……
    宽阔的街道,有一辆红­色­的跑车突然减速,然后靠近路边,一侧的车门升起,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生被人一脚给踢了出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