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5章 都不好受

鱼不语 / 著点赞 0踩踩 0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

等着等着,沈姣又睡着了,第二次睁眼时,她仍旧在江东怀里,只不过这次不是背对他,而是面对面,入眼是江东的喉结,沈姣从睡眼惺忪看到两眼发直,直到头顶传来熟悉男声,懒懒的问:“睡醒了?”
    沈姣一动没动,说不上心平气和还是风暴前兆的口吻: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    江东:“都说了,我的床直通你的床。”
    话音落下,沈姣原本搂在江东腰间的手,从松弛变成猫爪,江东立马身体紧绷,出声说:“我从正门进来的。”
    沈姣第一反应:“我反锁了。”
    江东也挺无奈的,“我有钥匙。”
    沈姣:“……”
    江东手臂收紧,将她牢牢地拢进怀中,沈姣没有反抗,不是不想做无用功,只是没力气劝他当个人,而且他自找难受,她还能拦着不成。
    江东没想到沈姣心里憋着坏,见她不打也不骂,抱了一会儿就开始蹬鼻子上脸,低头在她耳边轻吻,沈姣不反抗,江东心里高兴坏了,除了动嘴之外,手也开始图谋不轨。
    两人中间原本隔着一层被子,这是江东给自己设的最后一道防线,他也怕走火,如今得到沈姣的‘暗示’,他试着把中间这层阻碍给扯开,沈姣依旧没反应,江东激动地就差屏住呼吸,怕动作太大惹翻了沈姣,他慢慢的,小心翼翼的,一寸一寸辗转,一点一点往人身上翻,沈姣全程沉默,于江东而言,没拦着就是邀请。
    身上多了一个人的重量,饶是背靠床垫也觉得呼吸不畅,沈姣抿着­唇­,无声呼吸,江东却做不到悄然无声,他气息沉重,被子里的手往下,沈姣正等着他,同样在被子下的手,按住江东手腕。
    两人眼对眼,江东眸­色­并不清明,沈姣一眨不眨的说:“不行。”
    江东呢喃:“小五…”
    沈姣不为所动:“你今天就算喊到十八都没用。”
    江东低眉顺眼,撒娇道:“那你说喊什么。”
    沈姣:“喊什么都不行。”
    江东故意动了下,“小五…小五…”
    沈姣清楚感觉到,心里紧张,面上不动声­色­:“没人让你进来,你自作自受。”
    江东就差在沈姣身上撒泼打滚耍套组合拳,他吃定沈姣一定会心软,不料沈姣也是打定主意要整他,把狗骗到饭店里,本以为给­肉­吃,结果被当成­肉­的人是他。
    软磨硬泡了二十分钟,江东汗都下来了,沈姣依旧口风很紧,并且边看热闹边事不关己的劝道:“友情提醒,是你自己在给自己找罪受,别一会儿赖到我头上。”她可一动没动,什么都没做。
    江东确实自找苦吃,整个人快要炸了,偏偏不敢也不能来强的,他好不容易才把她哄回来,哪里敢给她机会,让她发脾气。
    怒视着沈姣,江东嗔怒:“你变了。”
    沈姣不出声,江东:“你以前都舍不得我难受。”
    沈姣:“人都是会长大的。”
    江东:“你不能光长大不成熟啊。”
    沈姣心情好,非但不反驳,还挑衅:“我要成熟怎么看得上你?”
    江东吃瘪,上下都吃瘪,沈姣拍了拍他的肩头,语重心长的说:“老大爷,人心隔肚皮,没有人会一辈子不变的。”
    说罢,她试图推开江东起身,江东确实抬了下,可在沈姣要走之际,他突然将人按下去,胯骨一挺,沈姣眼睛一瞪,吓得脸­色­都变了,江东睨着她,低声说:“算你狠,我早晚找回来。”
    放完狠话,江东往旁边一咕噜,掀开缠在身上的被子,下床往外走,沈姣看着他的背影,满脑子都是刚刚那一瞬的强大压迫感,像是这身浴袍都白穿了。
    江东回房间自行处理,他知道沈姣不会轻易点头,人是会变的,当年的沈姣会舍不得他难受,现在的她就想看着他难受,想跟他玩谁先忍不住的游戏,行,只要她喜欢,他奉陪到底,不就勾|引人嘛,他在这个领域得心应手。
    沈姣也去洗了澡,洗完澡下楼把烘­干­的衣服换上,在冰箱前迟疑五分钟不知道做什么,到上网搜了个简易食谱,到磨磨唧唧做了二十分钟,江东还没下楼,沈姣很想上去问问他,长在楼上了?
    她坐在客厅沙发上,边看电视边等,楼上传来脚步声,紧接着江东的声音传来:“想吃什么?”
    沈姣:“等你我都饿死投完胎了。”
    江东从沙发背后俯下身抱住沈姣,“我的错,我现在给你做。”
    他刚洗完澡,身上带着潮湿的香味,沈姣第一反应就是推开他,可转念一想,他是男朋友,两人半小时前还在一张床上下来的,算了。
    江东把下巴搭在沈姣肩膀上,贴着耳朵问她:“想吃什么?”
    沈姣盯着电视:“吃完了,桌上还有剩的,你不嫌难吃就吃了吧。”
    江东头一侧,亲在沈姣脸上,“受累了,中午我做。”
    他松开手臂走去饭厅,沈姣一动不动的贴在沙发上,忍着回头去看江东的冲动,暗叹这恋爱谈得真废心脏,明明已经认识很多年,可是对于江东,她永远心动如当年。
    江东拿着沈姣做的三明治和亲手倒的牛­奶­,来客厅陪她一起看电视,电视里放着沈姣随便找的一部外国片,两人边看边讨论,从剧里人物讨论到演员的现实生活,连看两集,两人通程只有语言上的交流,沈姣心里嘀咕,江东连她的手都没碰一下,这不对劲儿,不是他,看样子不像是生早上的气,那是故意跟她玩儿欲擒故纵?
    一场大雨过后,温度比昨天低了许多,江东穿着件白­色­衬衫,领口上面的前两颗扣子没系,隐约露出凸起的锁骨,本就特别­精­致的人,突然又温柔有礼,举止有度起来,这谁扛得住,即便明知他本­性­什么样,也难抵假象引诱。
    沈姣心里烦,一边暗骂江东狗,跟她耍心眼儿,一边又怪自己没定力,明知是套还控制不住往里钻。
    这是狗,这是狗,这是狗,沈姣不停地在心里默念,可是……狗子太吸引人了怎么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