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和男友语音做嗳被上司发现(h,揉­奶­自­蔚­)

缇安 / 著点赞 5踩踩 6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

国内凌晨,纪明的电话打了过来,周日,他好不容易不用加班,目光所致是床头柜上的遥控器。
    “阿柳,在做什么?”他问。
    “没做什么,吃完饭躺着呢。”
    徐怀远又没影了两天,陈忆柳懒得出去,点点外卖宅在家修图。
    “想玩小玩具吗?”男人声音有些压抑。
    玩具?陈忆柳两秒后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玩具是什么?
    紧接着对面挂断电话,弹了视频出来。
    陈忆柳从床上惊起,飞奔到厕所,接通。
    镜头对面纪明嘴角上扬,下巴与嘴角连成一道好看的弧线,碎发随意搭在额头前,显得更年轻肆意。
    “我想你了。”他哑着嗓子道。
    “去床上,做给我看看,好不好,不然我撸不出来。”男人呼吸声略微错乱,双眼近乎是痴迷的望着屏幕对面的女人,紧紧盯着女人微张的小口,她的­唇­形很漂亮,尤其是被湿润了之后,此刻她轻轻咬着下­唇­,那股又甜又软糯的美好回忆便全都回到了他脑子里。
    身下的那根硕大几乎是瞬间就苏醒过来,在睡裤里涨大成一团。
    陈忆柳把镜头向下移了移,错过他的目光:“我和同事住在一起,我们两个的东西摆的到处都是,开视频的话好像不太好。”
    她只能这样解释,不然她没有任何理由不开视频,住在徐怀远家里,家中处处都是成熟男人的痕迹,他们两个的东西混在一起,睡衣水杯……她的口红还摆在他的手表旁。
    房间中隐藏的细节太多,不是几分钟就能收拾得完的,何况哪里有这么豪华的办公式酒店。
    “那语音行吗?”纪明退而求其次,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抚慰着自己可怜又饥渴的大家伙。
    “嗯,行呢。”
    陈忆柳把视频转成语音,盖住麦克风深深喘了一口气,平息自己的因为心虚而紧张跳动的心脏。
    打开浴室门,陈忆柳去翻行李箱压在最底下的粉­色­小玩具。
    这个带电流的跳蛋深得她心,形状流畅震动频率舒适,但是这次出差从没用过,甚至都没想起来。
    也难怪,有徐怀远这个人形按摩­棒­,跳蛋确实逊­色­许多。
    陈忆柳关好门,拉上窗帘,徐怀远晚上才会回来。
    她脱下睡衣,全身赤­祼­的躺在床上,青葱如玉的手从锁骨滑过,从胸外侧根部控住自己的­奶­儿。
    “宝宝,脱­干­净没有?”
    电话被她放在自己耳边,这样既不用戴耳机堵塞耳感,也能让他的话仿佛真在自己的耳边,更有氛围。
    “揉揉­奶­子好不好?看看宝宝的大­奶­子——”
    “­奶­头粉不粉?想不想被吃?想把你的­奶­控都舔开,给它吃口水,把­奶­子吃红吃烂……”男人喘息声逐渐清晰,沙哑低沉。
    陈忆柳头脑仅仅是想象,下身就吐出一泡水,胸前更是酥痒难耐,两只手抚摸上自己高挺软­嫩­的白­奶­,她手小握不住,­奶­­肉­从指间溢出,大拇指和食指开始捏弄拉扯脆弱的­奶­头。
    她动作不比男人的粗暴,符合自己的力道和偏爱。
    ­奶­尖尖痒痒麻麻的。
    还不够——
    想被吃进嘴里,被大舌头挑动拨弄,被坏心眼的男人吮吸磨咬……
    “嗯嗯——纪明啊……”她闭起眼叫着男人的名字,加重指尖的力道,仿佛是男人正在大力揉捏自己的­奶­子,随之蹂躏顶端的两颗­乳­尖,时而按压,时而拉扯,或者是用指肚摩刮着上面的­奶­孔。
    “想要我玩­奶­子了是吗?”
    “嗯……想要,­奶­子想要——”她也侧头喘息着。
    “那就用力揉它,把它玩坏好不好,坏了以后回来我给它按摩,再治好。”
    女人已然情动,她松开了自己一边的­奶­子,纤纤玉手滑过平坦白皙的小腹,渐渐向下,略过稀疏的树丛,在小­肉­珠外围四下揉捏。
    “宝宝把跳蛋塞进去。”
    “推的深一点……”
    女人掰开­唇­瓣,把紧贴的­嫩­­肉­推开,里面朝外正吐着春水,紧闭着小口,把手指贴上去,用两根手指夹着­嫩­­肉­两瓣按弄,是不是抹过小核。
    男人听着女人的西喘和控制不住的轻吟,撸动起自己胀硬耸挺的­肉­­棒­,命令道:“塞进去,宝宝,我准备遥控了。”
    圆润的指头拿起粉红­色­的跳蛋蹭过黏稠透明的­淫­水,滑腻塞了进去。
    “塞……塞进去了——嗯……”她腿根发软,难耐的低哼。
    “这就给宝宝打开。”
    跳蛋刚进小­茓­里,立刻被里面的­嫩­­肉­紧紧吸住,低档的颤动搅乱­茓­中春水­嫩­­肉­,微微软麻的嚼动顶上的软­肉­。
    “还想要呀——要……”这点力度好像是隔靴搔痒,让她的身下泛滥出一股一股的­淫­水,得不到缓解,得不到满足。
    纪明快速撸动着大­肉­­棒­,调高了跳蛋频率,听着女人难耐的呻吟,仿佛自己已经Сhā入她蜜汁四淌饥渴发­骚­的小­茓­。
    “嗯,嗯,啊啊啊——”突然增加的频率还有吮吸­骚­核的功能,­肉­核也被蹂躏得红肿发烫,肥­嫩­的­阴­­唇­随着振动发颤。
    此时,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,陈忆柳仍沉浸在情yu之中。
    女人全身赤­祼­躺在他的床上,双腿大开,泥泞软红的腿间蠕动着粉红­色­的小机器,正弹跳震动着……
    男人走了进来,他嘴角微动沉着脸,一边走一边脱衣服,扯开讲究­精­贵的衬衫,露出肌­肉­分明的­精­装上身。
    视线落在了女人耳边正在通话中闪烁着的手机屏幕上——
    尒説+影視1⒏аrt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