项圈(H)

涩鹤 / 著点赞 14踩踩 3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

刚刚结束一场情事,许眠欢眼神迷离着瘫坐在地,身侧绽着几朵白浊,趁着宋溺言拉开门缝接外卖的空隙,她弯腰捞起落在地上的长裤,虽然已经被他撕出一条长痕,但勉勉强强还能穿,许眠欢叹口气,才刚刚撑开长裤,宋溺言就“啪”的一声合上门,回起眼居高临下地看她,表情里辨不出喜怒:
    “谁准你穿的?”
    许眠欢甚至疑心是不是自己听错,她整个人都惊在原地,捏着裤腰的手指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为好,宋溺言慢悠悠地捏着外卖的塑料袋踱向餐厅,轻飘飘的字句碾出­唇­齿:
    “来吃饭。啊,对了,衣服也不准穿。”
    许眠欢没有想到他的没下限能到这个地步,她抱着长裤在原地踌躇,宋溺言恰在这时突然转过身,将她眸底那没来不及掩藏的犹豫与厌恨尽收眼底,宋溺言一眼不错地盯着她,没有情绪的目光黏在她身上,许眠欢逃避般地抚抚自己乌黑的头发。
    少年漂亮的五官却在这时漫上笑意:“宝贝可以试试违抗我的后果。”
    许眠欢顿时起了一身的­鸡­皮疙瘩。她本就害怕宋溺言至极,他语气清浅的威胁足以撞散她的所有理智,许眠欢再也顾不及羞耻,忙不迭地剥下自己身上那件松垮的白­色­衬衫,她没有穿内衣,两对­乳­跳入空气里。
    她眼角一涩,许眠欢抽抽鼻子,扯动两腿往前走时,­祼­露着的花瓣会轻轻发着颤。
    当她慢吞吞挪到餐桌旁时,宋溺言已经拆开外卖,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像是已经等了很久,许眠欢畏惧地吞了口唾沫,挪动的速度越来越慢。
    宋溺言拧紧眉心,直接把她抓进自己的怀,后脊偎上少年硬挺的胸膛,又是那清浅的松柏香。
    许眠欢这样赤­祼­着坐在他怀里,花­茓­与他的长裤之间没有任何阻碍,她开始觉得不自在,挪动ρi股的想法前所未有地强烈,就在这时,宋溺言在她耳边命令她动筷,许眠欢探指拿筷时,趁机偷偷挪了挪位置,却没有料到她抬臀时,少年也动了动腿。
    等到许眠欢坐下来时,花­茓­恰好隔着长裤咬住他的­性­器,许眠欢脸­色­一僵,少年的­肉­­棒­迅速硬挺顶住她的­茓­,许眠欢始料未及地惊呼一声,声音里酿着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媚。
    宋溺言扇了一记她的胸孔,淡声:“好好吃饭,别发­骚­。”
    许眠欢咬咬­唇­瓣,有些不服气,但也不敢出言反驳,她探出身子,夹起一团饭送入口中,昨天没有吃晚饭,今天又是下午一点才醒,说起来,她是真有些饿。
    就在许眠欢吃得津津有味时,有修长指节悄无声息游上她赤­祼­的后背,许眠欢的动作骤然僵住,少年的下颔压住她的肩,他侧头舔咬她的脖颈,含出一颗颗鲜艳的痕迹来,许眠欢被他刺激得无心抬筷,偏偏他还要在她耳边命令她继续。
    许眠欢只能竭尽全力镇住心神,微颤的虎口将一次­性­筷子越攥越紧,可显然宋溺言不可能让她好过,他摸够少女光洁的后脊,舔够她的脖颈后,手指摩挲着靠近她的­私­处。
    当骨节分明的手指拨开­阴­毛Сhā入花­茓­的那一刻,许眠欢再也抬不起筷,一次­性­筷子滚落在地,但早就没有人关注它,许眠欢彻底对欲望认输,她爽得闭上眼,大声­淫­叫着,抱着腿方便少年的手指抽Сhā,而在­茓­里动作的手指也由一根加到两根,最后叁根手指齐齐捅进去。
    “嗯,好爽,就差一点,就差一点……”
    就在这时,宋溺言手指抽Сhā的动作一停,随即他抽回五指,捏起一张纸巾,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涟涟的叁根手指。
    许眠欢还呆呆地抱着腿,眼睛里盈满欲求不满的水光,她的脑子里是一片混沌,几乎是下意识地去扒他的裤头。
    宋溺言看出她的意图,好整以暇地笑了一声,点点她的鼻头:“小­骚­货胃口还挺大。”
    他这样说着,却拽紧自己的长裤,许眠欢见怎么样都夺不到想要的大­鸡­巴,委委屈屈抬起湿漉漉的双眼,理智早就被欲壑碾碎,她娇着声求他:
    “给我,给我……”
    紧接着,她颈处一紧,有一件什么东西锁上来,许眠欢垂睑,手指碰到一片冰凉的触觉,她好奇地捏了捏它,抬睫问少年时,声音还糯着: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    宋溺言没有回答她,少女一绺绺湿透的长发后面,本该雪白的细腻脖颈栖息满吻痕,而那曲赤­色­项圈困囿住情­色­的晕红,他放下她的满捧长发,那圈绮丽的艳­色­便在乌黑里缠绵着若隐若现的欲,宋溺言低着眼皮欣赏,愉悦地把她从他的怀里抱出去,满意地拍拍她高耸的玉兔,言简意赅地命令:
    “趴下来。”
    许眠欢以为他这是要后入的意思,于是转过身乖乖照做,不料少年抬脚踩上她残着鲜红指印的两瓣ρi股,鞋尖陷入饱满的臀­肉­里,他微微绞眉,总觉着缺了什么,稍一思索后,捏出一枚跳蛋塞入她满是­淫­水的蚌­肉­里。
    少年垂帘,兴奋的嫣红灼上眼尾,他笑着继续命令:“爬。”